科斯定律的社会成本问题

科斯定律的社会成本问题

科斯定律的社会成本问题

社会成本问题在社会学中都有非常重要性的相关政策蕴意。老百姓只有明白了社会成本问题,才能因势利导社会和市场中的基本工作法则,实行出有的放矢的经济条件相关政策。

较早把社会成本问题讲清的,是有一个叫罗纳德·科斯的历史学家。


有关社会成本问题的案例库


  • 案例库1:牛与水稻
    有这两块相临的地,左下方的地种水稻,右边的这个的地在养殖牛。如果牛冲过防护栏,就会跑到麦地里吃水稻,那能否会阻拦这只羊呢?

  • 案例库2:恒温游泳池日光与饭店副楼(FontaineBleau Hotel v. Forty–Five Twenty–Five , 1959)
    有2家相临的饭店,左下方的饭店,有一家可爱的泳游池;右边的这个的饭店,要在自己的土壤下盖一间14净高的副楼。要是这栋副高层建筑结构起来,就会拦住泳游池的日光。泳游池没有日光,客户可能降低,饭店的创收就会受危害。于是,左下方的饭店跑到检查院,限制检查院公布总统令,不让右边的饭店盖副楼。如果你是大法官,会怎么判?

  • 案例库3:烟管与邻居家(Bryant v. Lefever, 1878-1879)
    有俩户人家相临,日久天长十多年。左下方人家有一家烟管, 烟管出口量就是右边的这个人家的房项,由于烟管高过她的房项,烟管蹦出来的烟,对右边的这个人家并没有危害。但是后来右边的这个的人家把商品盖高了,于是把左下方人家的烟管给拦住了。这样,左下方人家在升火时存在的烟,就会回到到自己的场所里。于是,左下方的人家就到检查院告右边的这个那家庭。如果你是大法官,会怎么判?

  • 案例库4:高铁与亚麻面料(LeRoy Fibre Co. v. Chicago, Milwaukee and St. Paul Ry. , 1914)
    走着的高铁都是燃煤的,燃煤就会喷射出来以后土星。有一台高铁WO一小块亚麻面料地,农家把700吨亚麻面料堆在了铁路FBA货物边自己的农屋里。这亚麻面料是农家的,铁路FBA货物边的农耕地也是农家的。亚麻面料装在农屋里,没有碍什么人的事是,但是高铁经过时喷射出来以后的土星把700吨亚麻面料给烧了,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要不要索赔?

  • 案例库5:彩糖商与医护人员(Sturge v. Bridgman, 1879)
    小巷子上有俩户人家,两户是彩糖商,两户是医护人员。彩糖商有一家做彩糖的加工场,躁声大,由于俩户人家中间距着一隔墙,还隔着一家家园,他们日久天长住了好几年。
    但有几年,医护人员在自己的院里里新修了一家珍所,这个珍所身边彩糖商的加工场,它们合用一隔墙。要修珍所之后,医护人员出现彩糖商加工场传出去的躁声使得他压根没方法给脑梗塞病人看牙齿,因为听诊器听胎心听不明了。于是医护人员就到检查院告这个彩糖商,说他出现了系统声音破坏,要他复工。如果你是大法官,你会怎么判?

  • 案例库6:养鸡场地与新业主(Spur Industries Inc. v. Del E. Webb Development Co. , 1972)
    有开家养鸡场地,因为懂得养鸭子会传出去异臭、出现破坏,就在店铺时把养鸡场地选了偏辟的旧城区。好几家养鸡场地在旧城区生意了十多年。但是省会城市逐渐发展趋势,逐渐扩充,扩充到肯定能力时,有房产公司就在好几家养鸡场地旁修了居住小区。业主住进来之后才出现养鸡场地会传出去异臭。于是,业主就去告好几家养鸡场地,说养鸡场地破坏了工作环境,的危害了业主的绿色健康。如果你是大法官,你会怎么判?

  • 案例库7:水泥厂与老业主(Boomer v. Atlantic Cement Company, 1970)
    开家水泥厂终年排污各种粉尘,散发出臭味,偶而甚至还会传出去响声,对人文环境出现了严重化破坏。业主就去告水泥厂,限制索赔。业主的控告,并不是连续多少次,他们隔三差就去告水泥厂,并不时拿点国家补贴。如果你是大法官,会怎么判?

之所以讲这么多论据,由于这些论据有一家内在联系,那就是一立方米损害了另外一立方米。我们的问题是,能否要判伤害者画出索赔?
对于大众化而言,参考答案是十分显著的,伤害者当然要对被伤害者画出索赔,同时,我们必须限止伤害者对附近业主、生态环境立刻出现损害。
几乎所有人都都这么看,只有一家人不赞同,这个人就是罗纳德·科斯。


科斯的不同凡响谈谈


科斯为了说明怎么写此种顾虑为什么不对,还给大家写了这段话。这这段话寄到芝加哥大学,芝加哥大学的十几个历史学家和法学家都而言科斯错了,但他们都挺热爱科斯的,就直接决定发稿他这篇“错识”的好文章。在发稿在之前,他们把科斯轰走,想拼命教学他两下。
于是在最有名气的的《规律社会学学术期刊》(Journal of Law & Economics)编著亚伦·戴雷科特(Aaron Director)店里开展了那场宴会。米尔顿·弗里德曼、约翰·斯蒂格勒(George Stigler)等大历史学家尽数入选到庭。宴会时候,他们就开始咨询到底损害别人的人要不要索赔。
开始时,科斯后的所有人都都而言伤害者会画出索赔,但是辨论去到一半,世事难料。小聪明的弗里德曼开始公开批评这里的朋友,可是没有公开批评科斯。一家需要在过来,所有人都都垮台了,只有科斯屹力屹立不倒。每台人都诧异地感到恐惧,他们亲眼看见了社会学哲学史上最重要性的一瞬间,他们都被科斯来说服了。
那么科斯究竟是怎么说的呢?


大部分的损害都是双方的


老百姓常常把“被选举权的行使权力应该以不损害别人的被选举权为界”这句名言,作为解觉纠纷调解的金科玉律。但问题是,当今社会中,纠纷调解彼此都可以拿这句名言替自己辩护人。
在以上的饭店案中,左下方饭店说,你可以修副楼,但是别修那么高,别把我的日光拦住;右边的这个饭店说,你可以在恒温游泳池边体验日光,但别有碍我修副楼。水泥厂的案例库也是如此。业主可以拿这句名言来替自己的健康权做辩护人,水泥厂也可以拿这句名言替自己的出产权做辩护人,水泥厂的反映的毕竟还有众多销售者的收益在作为支撑点。
科斯的观点则独具一格,他说大部分的损害都是双方的,我们能用新的眼观来认识这些案例库:不是一立方米在损害另外一立方米,而是彼此为了不同的作用,在争夺战同的稀有的物资:牛跟水稻争的是那快地,如果让牛吃水稻,那牛就损害了水稻;但如果不让牛吃水稻,水稻就损害了牛。
同样的的理的成语,2家饭店争的是体验日光的被选举权,医护人员和彩糖商争夺战的是静静的的被选举权,养鸡场地和俯近业主争夺战的是热空气……这些纠纷调解都是由于争用未表述使用权的物资而存在的,彼此的社会地位本是健康的,如果不让了一立方米的情况,那这一立方米就获得了她的损害。
十几个人都认为科斯的顾虑有些振振有词,因而在亚伦·戴雷科特家一场最有名气的的宴会辨论时候,科斯就被邀请信再写一本书好文章,拼命诉述两下他的看法。于是科斯先生发表了《社会成本问题》(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1960)从文中。这这段话先生发表后,还是有很多人公开批评他。有意思的的是,要公开批评科斯,就得引述他的好文章,因而在后边的30年里,《社会成本问题》就成了被引述多的社会学好文章之一。
关于科斯系统论的争辩,规律经济条件专家、芝加哥大学文学院学习安德烈·爱泼斯坦(Richard Epstein)曾做出过一家看法。他说,如果争夺战物资的彼此是相同的人,那会发生爆炸什么现象?以这样的角度看来从新思考前谈到的文件,可能就会豁然贯通了。
例如牛跟水稻纷争,建设牛跟水稻为同两个人,这时,牛能不能吃水稻,就源于肉品能卖多少钱,水稻能卖多少钱。如果水稻价格多少高,牛都不能随着吃水稻;但如果肉品价格多少充足高,牛当然可以吃水稻,不仅可以吃水稻,必须给它听嬉游曲的歌曲,给它按摩院呢。
再看饭店的论据。如果2家饭店为同两个人,他会做什么样的直接决定?他会问,泳游池的日光不受干扰睡眠,能有极大创收,14层副楼修起来之后,能有极大创收?如果14层的副楼有的创收而我乘于日光给泳游池有的创收,他当然会把副楼建起来。
其他的论据也是如此。
养鸡场地案中,假如居住小区和养鸡场地为同两个人,或者地方政府都可以及时地具备省会城市发展趋势和养鸡场地主的基本权利,的追求经济效益指标的最大限度地,那结果的结果很可能和这个案情在当时的一审判决兼而有之。这个案情中,大法官明确指出,养鸡场地主刚开始故意在野外店铺,主要目的就是预防侵扰业主,现再是业主自己主動身边污染物来源的,是业主理屈词穷。但是——大法官笔锋一转——省会城市发展趋势也是接踵而来的,也具备严重的潜力,也是会表扬的。两利君权取其重,大法官判养鸡场地会依从服务大局,体谅省会城市发展趋势的还需,搬到远处去。但养鸡场地主的基本权利不能被随性漠视,所以业主必须分担养鸡场地迁址的的费用。
水泥厂破坏业主案中,大法官也是同样的的思绪。作为集体利益的取舍者,大法官必须的追求某个社会收益的最大限度地。大法官说:水泥厂传出去响声,排净粉尘,出现破坏,此种现象是目前洋灰出产科技不能预防的,而业主也就已经不间断有索赔。大法官一审判决它是水泥厂结果连续给业主索赔,之后就不一样再赔了。而水泥厂的迁址和停货的成本比较高额,因而水泥厂可以立刻出产,而业主卖掉弥补后到底能否立刻住在水泥厂俯近,则悉听尊便。
烧人亚麻面料案中,如果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要负承担全部责任,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就得想方设法,控制高铁喷射出来以后的土星烧起亚麻面料:要么在公路沿线修建起大墙;要么跟沿路大部分的农家签订协议,多买他们铁路FBA货物边上10米的地,好让农家不把亚麻面料堆在靠铁路FBA货物太近的场所;要么正确让铁路FBA货物改线,等等。但这些煮法的成本都极其比较高额。而如果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和农耕地为同两个人,他就会选择最合算的方法来预防意外死亡。但事实上,这个文件在不足一审判决中,也有大法官是这么而言的。


谁预防意外死亡成本很低,谁的主责就世界上最大


在当时,一部分大法官而言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会索赔农家,但是有有一个最有名气的的大法官奥利弗·温徳尔·霍尔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在判词旁写了个人指导意见,他说:“虽然我们都而言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会索赔农家,但是我们打算两下,如果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跟农家的收入与总产出率不都可以到世界上最大的话,农家可能是要负肯定主责的。”在当今社会中,如果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和农耕地为同两个人,他当然会说:“我只要把码放亚麻面料的地区挪远一定,意外死亡就能预防了。”
这是最合算的方法。我们不会买了炮仗想回家后,因为炮仗是我的,这个家我做决定,就要么把炮仗挪到火炉边。相对,既然炮仗是我的,火炉也是我的,那我就得选择如何把预防意外死亡的成本降低很低,那当然就是把炮仗放才离火炉有点儿远一定。
这个顾虑非常重要性。那是基于这个顾虑,科斯的意味是说,土星烧起了亚麻面料,但是主责可能在农家,虽然农家仍没有得罪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谁无私的成本更低,谁就会分担更大的主责。那既然农家预防意外死亡所要无私的成本,比铁路FBA货物我们公司预防意外死亡所要无私的损坏后可及时更换得多,那弄倒亚麻面料的主责,也要落上农家的身上了。
通过这样的主责分开支付方法——推而广之,用些各种责权利的管理上——某个社会为了预防意外死亡所要无私的平均成本就会降低很低。